产品分类
利川山江农业有限公司
地址:中国 湖北 利川市 汪营镇齐跃桥村11组
电话:0718 7104088
传真:0718 7218038
网址:http://www.918.com
豪门国际娱乐网站您当前的位置: > 豪门国际娱乐网站 >
港商去世两年未葬背后:一出豪门恩怨与一场接力诉讼(组图)
点击: ,时间:2019-05-27 18:13

  2011年11月4日,港商盛恩在贵州逝世,享年70岁。然而,两年过去了,他还没下葬,遗体依旧存放在贵阳市殡仪服务中心的冰棺中。盛恩的妻子张文说,这是缘于“陈尸待判”:盛恩生前状告胞弟盛筑生侵吞其亿万资产,未熬到终审判决便含恨离世,在临终前立下了“遗体在案件未获得公平判决前不得安葬”的遗愿。这是贵州一起广为人知的“豪门恩怨”。哥哥(盛恩),是一名港商,也是贵州商界的名人,曾任贵州省政协常委,贵州省港澳台侨投资商会协会会长,贵州工商业联合会副会长;弟弟(盛筑生),年轻时干过苦力,卖过猪肉,40岁后得志,曾任贵阳市旅游局副局长,并当选过两届贵州省人大代表。这桩“豪门恩怨”始于1998年,俩为争夺“盛氏集团”的数亿元资产多次对簿公堂;哥哥去世后,子接下了诉讼的“接力棒”,誓与“小叔子”斗争到底。15年来,这桩“豪门恩怨”就像一座大熔炉:有律师被通报批评,有法官被指“威劝”当事人;法院被指超期审理,公安涉嫌滥用职权,还造就了“贵阳第一烂尾楼”。如今,这桩仍没结果的财产争夺案,已再次上诉至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

  由盛恩投资建设的台湾大厦,位于贵阳繁华路段,由于纷争,20年过去了仍没有完工,成为“贵阳第一烂尾楼”。早报记者 于松 图

  10月25日,54岁的张文拿出了一张贵阳市殡仪服务中心寄来的《欠费催缴通知单》,内容大致如下:逝者盛恩的遗体在殡仪馆冷藏保存已有716天,累计费用已达91080元,请家属在2013年10月23日前交纳欠费。张文说之所以把丈夫的遗体一直保存在冰棺里是因为他死前立下了遗愿,说着拿出了一份落款时间为2011年10月2日,有盛恩签名、按指印的《遗愿》。《遗愿》大意是:财产被盛筑生等人长期霸占,我死不瞑目,如终审判决在我生前不能明晓,我希望我的家人将我的遗体摆放在台湾大厦九楼我办公室内,直至得到司法的最终判决。张文还播放了一段,记录了2011年10月3日盛恩在病榻上立下《遗嘱》的经过。中,盛恩重病在床,在2名律师、3名旁人的见证下,他戴上眼镜一字一句读出了遗嘱的内容,并签字、捺指印。盛恩在《遗嘱》中将自己的财产“全部遗留给我的合法妻子张文”,并写明:“张文应当团结我们的团队,同盛筑生等人(运用法律的武器和合法的手段)斗争到底。”决裂 弟弟被免公职依据盛恩生前表述,他于1980年代从贵州前往香港经商,于1989年回贵州投资,成为第一个来贵州投资的港商。盛筑生是盛恩的胞弟,自称在1988年前做过8年木匠,要过饭,擦过皮鞋,修过铁路,做过干部,还卖过猪肉。资料显示,俩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借助同一公司在贵州商界展开拳脚的:1988年,盛筑生承包经营了贵州安黔能资开发总公司(下称“安黔公司”);1989年,盛恩以香港显盛企业公司(下称“显盛公司”)名义与“安黔公司”合资成立了“贵州盛安酒店有限公司”(下称“盛安酒店”),又于1992年以显盛公司名义与安黔公司下属的贵州安黔房屋开发公司合资成立了“贵州盛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俩关系破裂始自1998年。这一年的9月,盛恩与主管部门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书》,一次支付230万元人民币,获得了安黔公司、安黔房屋开发公司全部股权及其在中外合资公司中的中方股权。然而,盛筑生认为上述股权转让是违规取得,是无效的,拒绝移交盛安酒店的经营管理和公章、部分财务资料。张文说,盛筑生甚至在盛安酒店刷标语、发传单,称盛恩披着外商的外衣用230万元侵占了上亿元国有资产,“自称作为国企干部要保卫国有资产,并到处告盛恩。”张文提供了一份名为《阳光下的诈骗》,这是一份指责盛恩通过欺诈侵占巨额国有资产的材料,该材料附有盛筑生等人的签名。对此,盛筑生认同《阳光下的诈骗》,称材料是公司员工写的,目的是揭露真相。“盛恩跑到检察院告我侵吞国有资产,是他先告我的。”盛筑生说,自己随后在贵州省九届人大会议上,恳请省人大责成省、市工商局,省、市招商局介入调查,依法认定查处盛安酒店、安黔公司的企业质。有资料显示,双方在1999年甚至还动了刀子,盛恩向公安机关报案称,盛筑生一方用刀刺杀他,而盛筑生一方称遭遇盛恩用水果刀刺杀(未遂)。初次交锋,在盛恩等人的举报下,盛筑生于1998年底被免去了贵阳市商业银行中山支行行长职务。而贵州省司法厅的一份文件显示,盛筑生聘用的一名律师,因试图背着盛恩变更盛安酒店法定代表人(盛恩是盛安酒店的法定代表人),于2000年9月29日被贵州省司法厅认定违反职业纪律,通报批评。第一轮诉讼:哥哥胜诉俩的第一场官司始于2001年6月,盛恩将盛筑生等3人告上了法庭,状告盛筑生等人损害公司权益。2001年7月11日,贵阳市云岩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翻阅过往报道,这场“之争”在贵州当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多家媒体进行了庭审报道。盛恩诉称自己是“盛安酒店”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自1998年11月起盛安酒店已是其独资企业,但总经理盛筑生自1998年12月开始,不交出盛安酒店证照、公章、财务资料,未经原告和公司授权,霸占了盛安酒店,使用作废的公司印章进行非法经营;请求法院判令盛筑生等人停止侵权,交出财物账簿,财务资料,移交盛安酒店的房屋产权证及经营管理权。就此,盛筑生辩称侵权行为不成立。他提出三点:盛安酒店为中外合资,合资外方并非盛恩个人,合资中方亦非盛恩个人,依照法律规定,盛恩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盛恩以“转让”方式取得中方公司的行为违规,也未得到国资管理部门的批准,属无效行为;盛恩提起诉讼时间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不应得到法律保护。不过,这场诉讼的一审以哥哥的胜诉告终。2002年6月20日,云岩区法院判令盛筑生等人停止侵权,移交盛安酒店的财务账簿、财务资料和房屋产权证。盛筑生等人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贵阳中院)。2002年底,贵阳中院二审维持原判。胜诉后,盛恩于2003年出资在报纸上刊登了二审判决书全文,并赞扬贵州的法治环境和投资环境,称“坚定了自己投资的信心”。不过,据《贵州政协报》2003年6月5日报道,二审判决生效后,盛恩并未代表公司从盛筑生处顺利收回相关资料和权利,因此,盛鸣(盛恩的,盛筑生的姐姐)曾于2003年5月25日带着几十人进入盛安酒店“追讨权利”,盛恩更是于5月27日随近百名法警到盛安酒店索回了部分财务资料。哥哥将股份“还给”弟弟依据双方的说法,盛恩与盛筑生在2003年6月后没有再发生“正面冲突”。而张文说,俩在2005年“又和好了”。张文说,盛恩强收盛安酒店期间,盛筑生的一个助手下告诉盛恩“盛筑生患了症”,盛恩心疼弟弟,就没有再强收酒店;2005年,盛筑生一朋友做“和事佬”,盛恩和盛筑生彻底和解,“两人长达80个小时促膝长谈,互相检讨。”就此,盛筑生承认俩在2005年和好了,但并非盛恩同情自己,而是他原谅了盛恩,“盛恩非法集资诈骗,要被(公安)抓了,他俩(盛恩、张文)哭着来投降。”盛筑生说,盛恩据此登报致歉,还向他写了致歉书。俩和好后,盛恩作为显盛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2005年6月,签署了多份《股权放弃并归还协议书》,将显盛公司在安黔公司、安黔房产、盛安物业公司的股权缩减为25%。2006年9月26日,盛恩做出了一份《声明》,称1998年签订的《转让协议书》,自己只是名义签约人,盛筑生才是真正出资人,现还其历史本来面目,将安黔公司及其下属企业及在合资企业中的股份一并归还给盛筑生。一份《公证书》显示,2006年9月27日,盛恩在公证人员的公证下在该《声明》上签名、按指印。此外,盛恩在2006年9月向贵州工商局出具了一份《情况说明》,其内容与《声明》的内容一致。就此,盛筑生说该《声明》符合客观真实。而张文说,盛恩只是给予盛筑生名义股东(代持股),但祸根却由此埋下,“他(盛筑生)利用盛恩对他的信任,萌生了侵吞亿万公司财产之心。”再次起诉:哥哥索要股权时针指向了2009年,俩的矛盾再起。2009年8月11日,盛恩将盛筑生告上了贵阳中院,请求法院确认安黔公司、安黔房产公司系由原告全额出资,盛恩是实际股东,享有两家公司的全部股东权利;判令盛筑生移交两家公司的经营管理权及公司财务账册、财务资料。盛恩在诉讼中解释了为何在2006年签署了归还股份的《声明》:1998年出资230万元获得安黔公司等公司的股权后,因缺少国有企业改制的国资委批复文件导致工商变更登记未成;2006年、2007年期间因政策变化,可以办理企业改制和工商变更的登记,考虑到自己是香港居民,又是外方股东和董事长,如直接手续十分繁琐;为简化手续,同意由盛筑生代持安黔公司的股权,作为名义股东进行工商登记。盛恩称:盛筑生在办理改制及登记时,擅自将安黔房产有限公司的股权登记在他人名下;盛筑生在成为上述两家公司的股东后,完全控制公司的经营管理权,不容盛恩插手过问公司的经营管理事务,公司的经营管理利润也归盛筑生所有。就此,盛筑生辩称,《声明》是盛恩的真实意思表示,符合客观事实,自己是上述两公司的合法股东,改制得到了贵州省工商联和盛恩的认可和支持;盛恩不享有公司的任何权益;盛恩的诉讼超过了时效。2010年6月25日,贵阳中院判盛恩胜诉,确认案件所涉公司均系由盛恩全额出资,盛恩是公司的实际股东,享有公司的全部股东权利。一审判决后,盛筑生于2010年7月12日向贵州高院提交了上诉状,称一审法院对本案的事实认定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做出了错误的判决,应依法予以纠正。最终,贵州高院在审理了17个月后做出了裁定。2011年12月29日,贵州高院做出民事裁定,撤销贵阳中院判决,发回重审。其间,盛恩于2011年11月4日去世。盛恩去世后,盛恩之妻张文作为盛恩遗嘱继承人参加诉讼。遭遇案外因素干扰?2012年3月20日,贵阳中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2012年12月10日,贵阳中院下发判决书,再次认定盛恩是安黔公司的实际出资人,盛筑生只是名义上的股东。不过,判决认为由于盛恩成为内资企业股东尚未获得外商投资企业审批机关的同意,故不能直接确认盛恩享有合法股东身份以及享有股东权益。一审判决后,双方当事人对此判决均不服,再次上诉到贵州高院,目前该案正在审理中。近日,张文拿出了一份《专家论证意见书》。今年9月14日,江平、王保树等7名法学专家对该案进行了论证,结论是:本案有充分证据表明,盛恩是该案两家公司的实际出资人和实际股东,应享有相应股东权利。10月25日,盛筑生称自己严格按照法律途径办事,并提醒早报记者“不要上当受骗,此事还在司法程序当中”。张文告诉早报记者,该案在2009年以来受到了案外因素的干扰。她称,该案在诉讼期间,贵阳公安以涉嫌职务侵占为由对盛恩展开调查,夫妻俩在庭审期间甚至被外出避难,后该案经贵阳市人民检察院履行侦查监督职责,最终确定盛恩不构成犯罪,多次要求贵阳市公安局撤案。最终,贵阳市公安局在2010年5月31日下发了《撤销案件决定书》,称盛恩涉嫌职务侵占案“不构成犯罪”。据张文介绍,在盛恩去世一年多之后,贵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竟然还向法院出具文件“证明”盛恩涉嫌刑事犯罪。她拿出了一份《关于盛恩涉嫌虚假出资等犯罪问题的回复》,这是2013年4月28日贵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一大队做出的,称2009年5月和2011年8月,盛恩等被举报涉嫌虚假出资、职务侵占,初查和复查的结论是:盛恩涉嫌虚假出资和职务侵占。此外,张文在其客“张文1959”发帖质疑法院超期审理,并指法院久拖不决,称法官多次“威劝”她接受严重不公平的调解方案。就此,贵州高院回应早报记者称此案正在审理中,目前不便接受采访。张文说,盛筑生“长期霸占着”盛安酒店和台湾大厦,每年收租上千万元,而她现在却只能借高利打官司,“我希望法院能尽快做出公平、公正的判决。”作者:邱萧芜 于松 发自贵州




上一篇:香港豪门后宫持续曝光:用选美比赛“选妃”与几万女星交往他就是
下一篇:陪着“长工”斗地主(图)